乱世浮三

废话们

前天家庭聚会时,小我3个月的表弟见我用哆啦A梦的手机链后对我百般鄙视。

昨天逛CA时,孩子们在讨论54放假,我想当然地倚老卖老地回了一帖说我们当年没有放过。然后一个MM回我说,你们当您应该是放七天的吧。我立即囧了。

小梁在大贱谍里总亏黄国伦老了,说他新的记不住,老的忘不了,说这是衰老的表现。貌似前两件事情中的我也有类似的症状。

但我跟愿意作善意的理解。大脑是一个复杂的机器,储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新的事情在没有被完全处理之前是不大容易被调动出来的,而对于聪明的大脑,已经处理完毕的东西反而更清晰。

上面一段可以忽略,我也不知我在说什么。可能是我要硬凑字数吧,虽然拿不到稿费。

有些朋友最近碰到一些不顺的事情,我不知怎么抚慰,因为我本身也不是个喜欢别人抚慰的人。

记得一年多前我总是唱“太多困难,会让人害怕看未来”,而现在,未来同样看不到,但我学会了“让好坏开花结果”。虽然还是消极的状态,但总是一个转变。

我真的有点无聊了,有点懒,懒得思考,总是在博里唧唧歪歪地,写些自己的小心情,而不去关注自己以外的事情。就好像有人在google group里抱怨老鹤的组没人打理,而我连写个东西去回应的情绪都没有。

其实,我在豆瓣被解散的时候就说明白了:如果你要离去,别再回头。

以上就是废话们。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3 Comments

  1. 小巷说道:

    哎。咋办呢。谷歌的那个组根本不是以前的贺卫方小组了

  2. tot说道:

    以为你会用标题日知录@…的

  3. plaza66说道:

    当年的七天啊。
    今年感觉时刻处于期待放假的日子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