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思念

÷

昨天搬家,一早起床看书,下午考试,考完再帮朋友搬家,到刚刚才算完结。已经雷到不行,但我总想把这篇留在草稿箱里的东西完成,别过夜,管他好坏,管他长短,总归情真意切,总归能让多年后的我看后鼻子一酸,这样就足够了。西游记暂停一回。

这些天,不停有人跟我说,8月8日那晚的八万人真好,小虫去了,神仙鱼也去了。她们说天公是多么的作美,她们说雨是怎样的在《我不难过》时落下,又怎样突然停住。她们说燕姿是多么的完美,她是怎样享受着歌唱并蔑视那风暴。

我真不该来上这个暑期课程,我真该留在上海坐在八万人的第一排听你唱歌,对不起。

总有人问我燕姿怎样,我说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第一位。于是问者总是跟着问其他的名字,那么张悬呢?那么陈绮贞呢?我说,她们至多并列第二。

当一个歌手的一步步已经深入你生命的一步步,当你她的歌声几乎成为你生命一步步的背景音乐时,那个人的位置时无可取代的。即使张悬或者陈绮贞作出再好的音乐,即使她们给我再大的力量,也不行。

2000年到现在,我苦闷而快乐的高中,那个漫长的夏天,那样的大一,那个永远悔恨的2月,那样的剩下的3年大学生活,后来的种种,想想好漫长。燕姿已经从那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会唱歌的22岁的女生长到31岁。

有时候的维护时绝不刻意的,甚至忽略也是其中一种。比如我几乎从不在KTV里唱燕姿的歌,我也几乎很难允许别人来唱,那些歌我不容任何其他声音去破坏。

很多人无法理解我这样类似宗教信仰般的情感。我其实也很奇怪,只是这样的感情已经存在了,我决定享受,而不是去抵抗。就像2005年的秋天,我一个人背着包跑去燕姿签名会的现场,从下午两点半等到七点半,不吃不喝,只为那几秒。人不疯狂枉少年,这大概是我作过最疯狂的三件事之一,另外两件,待我慢慢想。

小诺今晚要在北京看燕姿。我让她替我多看几眼,其实我想说,请带去我的思念,不过太肉麻了,我就不去明天生日的她了。生日快乐哦。

好困,睡了,这篇整个失败了,应该早上在图书馆里一气呵成的,都怪那该死的考试。

总之:

燕姿,请你继续美丽,继续歌唱,继续光芒。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2 Comments

  1. 子木北水说道:

    这么说,那个黄衣真的是你啊

  2. 小巷说道:

    我去了。5看台
    音乐有替人记忆的绝妙功效
    以前异常熟悉的旋律一一想起。
    往事回放~~~终于还是哭了。原谅我用失声痛哭这个貌似装B的词。
    感动,特别特别感动和澎湃。
    看过这样一场,现在终于可以无憾了

  3. bellevue说道:

    我知道。可是我读了都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很怕三斤受伤
    三斤没我这样敏感就好,不过,我很难敏感得过三斤的,这我也知道

  4. zoeking说道:

    这是顺着我的思路来的,你开篇po的照片我就看到你的长鬓角啦!然后就问了一下……
    后面你讲的是孙燕姿。
    偶还是喜欢《逃亡》

  5. bellevue说道:

    哦是这样
    才发现偶漏字了,本来是想说在家的同学不容易理解(出门的同学的心情)

  6. bellevue说道:

    不是说20号搬家么… …提前了
    那天三斤的老同学说到演唱会,偶就觉得要小心,因为出门在外的人,经不起那种炫耀和拨弄… …在家的朋友不容易,看来偶是对的

  7. thissecond说道:

    三斤兄,我很理解你的疯狂,我8月8号去了,今天8月15,尽管还有半个月才开学,但我又着魔似的赶来北京看她,因为实在是想再看,看不够,北京的比上海多唱了一首《我要的幸福》,想想,这次演唱会对我来说想听的歌,终于都听全了,圆满了。你说的对,总有个人,只属于NO.1,就是女神。
    看见你的这篇博客,很兴奋,真诚的祝福你

  8. plaza66说道:

    几年前有一阵,我喝了不少冰红茶冰绿茶,全是她的笑颜啊。

  9. banana说道:

    恩恩 无论是谁 都好

    我更喜欢陈老师的声音

  10. 阿奔说道:

    宗教信仰般的情感,所以连演唱会都没看T_T

  11. zoeking说道:

    大哥,那是您的鬓角么?

    我也推荐了那篇写孙燕姿演唱会的文,觉得很真切。31岁的阿姨……

  12. tot说道:

    感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