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本来想写些别的,有好多话想说,比如最近的日子,比如最近的音乐。到昨晚睡前,计划改变。

龙先生的书已经快翻完,每天几节的速度。对我来说,感动及感慨这种东西来的很快,很猛烈,于是悠悠地看大概也是一种自我防卫的下意识。

52节,盐。平心而论,不是书里最精彩的,如果作为推荐的章节还不够格。但这篇是有关我故乡的,所以那种感情是不一样的。

故乡,对我是一个很混乱的概念。我总是笑说我是外省第三代,这是套用台湾的概念。我确实是一个山东老兵在江苏安家后的第三代。所以,哪里是故乡?

年长之后对身份认同这个东西有了定见。我是一个操着在同龄人中算是很地道苏北话的小孩,从出生到念大学,我没有离开这块土地超过十天。如果这不是故乡,哪里才是?祖父的故乡,对我来说是远方。

这篇是讲1946年的一些故事。虽然那时祖父还没有来到这块土地,但是那些后来跟我息息相关的人早已在那里生活。

文字里有一些估计会被海鲜的地方,我又不想他们被变通所肢解,用截图的方法贴出来。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zoeking说道:

    今天刚下了大江大海的PDF,一直以为 别人没发给我,原来一个月前就发了。
    三斤,安好?

  2. 软妹子说道:

    三斤敏感了~~~只是提示一下~这话随便按哪里都适用。

  3. 软妹子说道:

    说盐城出人才不如说江苏出人才~~~

    另外故乡这东西还是要看个人的认同感。

  4. huhu说道:

    我上次看到龙先生的书就想到你了 盐城真是出人才的哎 我记得那个崔卫平也是盐城的吧

  5. 阿奔说道:

    多年後,張拓蕪讀到口口弦的詩,口口的地方被你擦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