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4日淋了一场大雨,自己主动的,因为我自作自受。

淋雨之后,清醒了--但是能称作清醒吗?或许称作绝望更恰当。现实让我绝望,我无能为力,我只能把感情隐藏在心里,但是它无法消除,永远无法消除,我所作的只是在骗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而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呢?

高一的时候,那是一个疯狂的年龄,15岁,晚自习下着倾盆大雨一个人跑到草场上打篮球,为了去发泄,结果是连感冒都没有。

而这次,就在我写了上一篇blog之后的,我开始发烧。去的是家附近的医院,中医院,医生用了中医的术语,急火攻心又受了风寒,他是说对了,但他知道那火是什么吗?

测体温是三十九度,吊了两瓶水,吃了午饭就回上海了。

路上我越来越难受。

晚上把东西放在宿舍,去市区看病。测了体温,三十九度八。打了退热针。

6日早晨,去医院,作了透视,烧出肺炎,体温还是在三十九度以上,我这辈子发烧最厉害的一次。又吊了两瓶水。这一天,朋友发消息给我问我好了没有,我的心里好伤心。

下午,我执意要自己回学校,我想一个人呆着,虽然我还发着烧,父母只得让我一个人去。两个小时的车,我一直沉默,到了宿舍,我开始哭,哭着就睡着了。

今天,7号,早上自己去医院吊了水,没有测体温,应该降了一点,但是还是不舒服,头晕,不停地咳,不停地留鼻涕,除了父母没人问候我。今天不停地在听张玉华的《原谅》,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原谅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挽回的,虽然我很想挽回,但是。。。。。。

忍着头晕,因为我想把这些写出来,因为没人跟我说话,但是写着写着好些话真的写不出来了。

孙燕姿说“幸福我要的幸福在不远处”,但是我要的幸福已经走了。

不要在病下去了,明天还要考试的,还有四千字没有写。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One Comment

  1. Rain说道:

    是失恋的痛苦吧,正因为失恋很痛苦,所以我从没恋过,18年来我墨守成规,平静的幸福。妈妈说不到22岁就不要恋爱,我做不到,我更信小姑的话,她说:“失恋虽然痛苦,但就像生病一样,经历一次,就获得一次免疫。”放开心胸吧,虽然我没有发言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