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胡适说过:“这个个人主义的人生观一面叫我们学娜拉,要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个人;一面叫我们学斯铎曼医生,要特立独行,敢说老实话,敢向恶势力作战。少年的朋友们,不要笑着这是十九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陈腐思想!我们去维多利亚时代还老远哩。欧洲有了十八九世纪的个人主义,造出了无数爱自由过于面包、爱真理过于生命的特立独行之士,方才有了今日的文明世界。”“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李敖说这是胡适思想的真精神。

我一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自由化的人,至少在我周围的人当中,这应该是被“主流”批判的。

但是,我只是初级的自由吧,离胡适之先生对青年的期望还差很多,我只是停留在娜拉的塑造个人的阶段,以及领会到了一些特立独行的品质,在某些时候比其他人敢于说真话(这种品质导致很多人都瞧我不爽),与恶势力作斗争的品质我还是没有,而且我离将自己塑造成个人还有一定的距离。而我的周围实质上能和我这样的人也许都不多吧?

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所以,我们的国家还没有自由和平等。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zoilok说道:

    我们怎么能划清界限呢……

  2. First说道:

    现在已经是21世纪,可我们离开胡适之的境界,还差老远,这个他没料到吧?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挺幸福的,柏林墙倒塌以后,谁胜谁负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黑暗中摸索已经不必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