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未来的两种可能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说实话我很怕死,怕得要命,曾经有人问我:“谁死了你最难受?”我的回答让我自己都大笑不止:“我死了我该多难受呀。”所以革命一类的事情大概我应该是不会作的,但是我是一个喜欢瞎想的人,我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一个思想家,只是很少有人知道我的思想,因为那些都是零碎的,也许有一天你会看见在一个盗版书摊上发现一本署名三斤的禁书,但是也有可能你在书上看不见我的名字,但是你会对蹲在旁边的人说:“喂,这本书多少钱?”。希望我不是那个卖书的。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Angel说道:

    叮……深奥啊……

  2. 说道: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在抗战时期,我一定会叛变的,因为我太怕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