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民主随想

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是受了比较良好的教育的,但是“良好”的教育意味着很东西,其中很有可能是一种思想的灌输。我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脑子里应该完全是一种马克思注意的阶级分析法,但是这一定是正确的吗?很久以前我就开始怀疑。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法可能在某断历史时期是正确的,但是正如现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新发展――“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所说,我们是要与时俱进的,原本经典作家所称的资本家一类的民营企业家不是也可以加入无产者先锋队之中国共产党了吗?根深蒂固的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思想应该转变了。人并不是一定要被分成各种利益集团的――共产党所说的人没有三六九等只是“革命”分工不同应该可以与时俱进成为我以上的看法。
就算人一定是要被分为各种利益集团的,但是这种利益也不是不可调和的,所以以此我觉得真正的民主社会是不存在所谓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民主社会的政府应该是一个行使人民授让的权利的政府。完全这样的政府也许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但是确实有与这个标准很接近的。
经典作家告诉我们政党是代表一定阶级或阶层,是为实现其所代表阶级之利益的以夺取政权为目的集团, 但是这个定义是建立在社会上存在尖锐的阶级斗争的基础上的,如果一个社会的阶级关系并非不可调和或者说一个社会并未出现所谓的明显的阶级分化,也就是说这个社会的人虽有分类但是并不能达到阶级的层次,那么政党的定义是不是还是这样的呢?也许某些人对于我的假设肯定会有反对,但是在一个连执政党都要建立“和谐社会”的时代,这种假设难道没有道理吗?存在尖锐阶级对立的社会能算是“和谐”的吗?所以政党并不一定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本人认为政党应该是民主政治的参与者。
支持政党的人不是固定的一群人,不是象分班级一样四年都是在一起的。人的思想是会改变的,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质,所以大多数人不会长久的支持一个政党,如果长久支持那么有两种情况:第一是这个党确实能与时俱进,能够不断的满足大多数人民的需要,第二种情况是这些人确实是这个政党的忠实拥趸,可能是某种理念一直吸引着他。大多数民众是属于前者的。就拿民主比较健全的美国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策其实是一直在改变的,而民众对两个党派的支持其实是一直在变动的。再说台湾,诸位没有见到以前与陈水扁仇人一般的宋楚愚不是也和阿扁“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吗?民主政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们之间的争夺会促成民主体制的成熟。
民主政治的斗争虽然有些残酷,可能政客们很卑劣,但是如果民主是真实的,最终民众会受益,就想各个商家竞争,最后消费者可以买到价廉物美的商品的道理是一样的,而如果出现了极端情况——如在民主条件下出现了希特勒之类的独裁者,那么这一定不是真正的民主。而出现了极端的情况的一种原因就是这种政体当中出现了恶性竞争。一个健全的民主体制是不应该出现恶性竞争的,如果出现了恶性竞争,那么这个民主整体一定是不完善的,但是只要这个民主是比较真实的,那么它完全可以利用自身的机制对自身的问题进行修复,这是民主的一个功能。一个没有对立没有监督的民主是不真实的民主,而对立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搞垮对方,而是为了找出问题以便即使解决。民主是“民有、民享、民治”即人民当家作主,试问如果真的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人民会让人民“民不聊生”吗?
民主不是要选出天使和圣人,如果不选出恶魔那么民主就是成功的,所以民主并不一定会带来天下太平,而专制有可能也会带来繁荣。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实施了比较真实的民主制度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或者地区一定繁荣,但是我们可以确信这个国家或者地区一定正在走向繁荣。德先生和赛先生是自五四以来中国人一直追寻的,时至今日,赛先生的观念已变成“科教兴国”之国策,接下来的德先生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3 Comments

  1. zoilok说道:

    中共党章宣称其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其实是打了自己一个嘴巴,中共不应该再叫共产党,该叫大众党,其他的民主党派更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哪还有人由他们来代表啊?

  2. wangshifeng说道:

    我的同事都说:1.中国人素质低 2.中国人被奴役了几千年。 所以:中国实现民主是不可能的。 不能把所有的罪过都怪在GCD头上。可我觉得一切的根源都是:一党独裁专政。今天在您这里找到一些论据,明日继续辩论。

  3. 三斤说道:

    不要以素质低当作是不实行民主的理由,中共也是这样说的。如果不然人民经历民主,那么人民的素质永远不会高。中共曾说自由是资本主义的遮羞布,但是中国连遮羞布都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